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
什 麼 木 工 作 室|what wood studio 文/ yy

木紋、味道、後加工製作的細膩程度,
通常是我們去判斷木製品好壞與斷定它價值的方法。

優居選品這次想說說一個好朋友品牌,主要以木工車床、手刻等工法製作,從每個產出的作品都顯見他們對木頭用情的程度,一位是nono、另一位是棋棋,並由他們組成了「什麼木工作室 What wood studio」。

藏身在台北當代藝術館附近的巷弄裡,隱隱地能聽見零星的機具聲響,不同於鄰居們較為現代的磚瓦外牆,而是選擇懸著幾顆或大或小的蕨類植物作為門面,另一側則是並排幾片玻璃組成的一個長形櫥窗,看進去就像水晶球裡被封存的景象,是不管拜訪幾次都好喜歡的視角,步入室內,一張滿佈著木頭製品的長桌,另一頭則是與木器擁有相同性格的生活陶器,同樣綴著幾株植物,讓牆上隨性地靠著幾片待處理的板材,很自然,也很安靜。

店內氣氛靜謐卻不感嚴肅,就像是他們兩位一樣。

即使就學時曾有一些木工基礎,卻沒有因此引起我對木頭產生太大的興趣,當時認為市面上的木製品總被形塑的過於溫潤,似乎木頭就該是這樣,而表層常見的亮光漆,也會不小心帶了幾分俗氣,可因為合作關係,我們來回有了幾次的談話,無論是以紋理和木節來推斷這棵樹的生長狀態,或漂流木裡真菌侵蝕後形成的特殊紋路,這些關於木頭的有趣故事,幾乎粉碎了我舊有的價值觀念。再談到台灣仰賴進口木材的現況,他們沒提我也不曉得,是由於目前尚未有完整的木料循環系統,所以這對一個小小工作室來說,能獲得任何木材都是寶貴的,車掉一點木料都會感到心疼,也因為他們鍾愛木頭、珍惜木頭,才以最少的邊料切削為前提去設定尺寸,盡可能不造成木材的浪費,並時常思考剩餘的木料該如何繼續使用,如同那張陳列商品的長桌,就是以被拆除的傳統木製電線竿製作,保留被使用的痕跡,並跟著工作室一起產出木製品的最大價值。

某次看著空間裡許多被靜置的木板,我好奇地詢問,再不使用不會受潮嗎?nono和棋棋回答我,木料出廠前都被處理過,只要保持乾燥並不會有太大問題,不等到一個適切的使用時機,他們就會一直放下去,我覺得這真是對木頭最好的尊重了。

今年十月,優居選品將與什麼木在伊聖詩私房書櫃裏頭,以展覽的方式讓觀者真正地接觸木材,並透過產品的製作過程,期待每個人都能嘗試去瞭解手工木製品可貴的地方。而在這之前,什麼木於八月會率先在台中的「食いしん坊」舉行一檔關於品牌的形象展出,大家可待粉絲頁面釋出相關訊息。

 

 

臉書搜尋|what wood studio 什麼木工作室